李元胜新诗集《沙哑》出版

1.jpg

自序

2015年对我是一个重要的年份,离开了自己服务30年的媒体集团,全力以赴地投入自己的写作,当然,也包括与写作有关的旅行和自然考察。终于不用对一个团队负有主要责任,这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很自然带来了更为放松的写作。到2017年底前后,我一共写完了《命有繁花》《忘机之年》《沙哑》三个小诗集。本书就是从这三本小诗集约200首诗中精选出来的。这是我写作的一个全新的阶段。

上世纪80年代,是我寻找写作方向的阶段,有一定规划性的写作主题有两个:一是试图连通中国古典文化传统的写作,也可以说是向遥远的田园文化和文士生活致敬,有100多首;一是试图表现城市生活现场经验的写作,相对少些,有50多首。但是,还有一些写作,是突如其来的即兴,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给》(墙外只有一棵树/ 它沉默的时候很像我/ 它从树干里往外看的时候很像我)。这样的写作不在任何路数里,刚写下的时候,自己也只觉得是消遣。事实上,在我后续的写作中,这些即兴写作逐渐拓开的领域,更为重要。

90年代,我把主要精力放到如何去处理个人经验上。在技艺上,自己尽量做减法,对80年代自己尝试过的多种写作,我只挑选了更自然更微观具象的呈现方法。日常经验中,有一些不能被理解不易被表达的,反而,成为我最为看重的写作资源。正因为承担了表达日常生活中的未知,或未被充分表现或阐述的那部分,我反而特别注意表达本身的敞开性——这种敞开也最好是既突然的又自然的。不管要经过多么困难的写作过程,但读者读到的文本(不管它有多少层),必须是通透的和敞开的,这成为我写作的基本教条。

2000年之后,我的很多写作教条,仍在发挥作用,但由于爱好和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从2000年起迷上野外考察,拍摄昆虫和植物,我迷恋的东西必定会以某种方法影响我的诗歌写作。或者这么说,当我从迷恋的纷繁自然中抬起头来,重新看待世界的时候,我会看到以前没看到过的东西。这十年写作的一个重点是,注重个人经验中更能触及到重要命题的那些部分。

和前面的写作来比,近几年的诗歌写作,有点像进入了一个非常放松、随心所欲的阶段。没有普通的事情,我看到的、听到的、路过的一切都很特别,都值得好好写。重要的是,不是写什么,而是每一次写作,你都必须发展出新的语言能力,才能与你获得的新经验相匹配。

也许,这就是写作30年后所获得的一个状态,更放肆也更超脱,每一次写作,都在挣脱之前的一切,进入更大的自由,我希望这个状态落实到文本,能看似漫不经心的,其实从结构到细节同样严密。当然,我并不确信自己是否已经做到,只能说我是不由自主地往这个方向靠近。

2.jpg

《沙哑》诗作选读

你错过的全在这里

你错过的全在这里

一本翻开的旧书中,百合开花了

鱼鳞云涂抹城市


绿皮火车还在缓缓行驶

月份紧挨着,摇晃着,行驶

但已不载着你


读吧,你错过的地方

错过的人,都成了诗篇

它们行驶着,但已不载着你


读吧,你错过的时间里

万物繁殖,它们仿佛依循某个使命

绝望和你无关,迷恋也和你无关


而你,只是暮春里一个迟到的人

狐疑地读着,不知为何

错过本该如此有趣的命运

20141112

20150505改定


如果

 

如果,还爱着热气腾腾的早晨

我就是有救的,被日常生活所救


提着早点,路过一个羞耻着的人

我是有救的,就像路过一座晨光中的教堂

20150804


微粒之心


一粒朝露,有没有泥土的咸?

一缕轻烟,有没有大地的重?

一首短诗,有没有心的不甘?


早已顺从尘埃般的生存

像扬起的微粒,满载自己的宿命

万物循环,我们知道结局,却又永不心甘……

20150804


命有繁花


夜读"红楼",市声如织,徘徊一场旧梦

隔一条街,曹氏还在消遣心中那块顽石

一个人从深渊回到世上

他带回的涟漪,其实仍旧是无用的


棋局中奔跑的卒,只看得见前面的楚河

孤独终老的人,忘了自己也曾命有繁花

新的一天,我们还得握紧绳子,缓缓放下竹篮

时代的,小说的,曹氏的涟漪,在空中挣扎了一下

都回到了之前的漆黑中

20150822


缺口


你们已经尽力了

世界被弯曲得几乎成了一个圆

弯曲得闪闪发光

像酒鬼倒出的最后一滴酒

还好,仅仅是几乎

不完整的圆,有着一个不显眼的缺口

这就是我的终南山

我隐居于此

20160224


早起何为

早起何为,扫地看花

用今天的扫帚扫昨天的地

用古人的扫帚,扫我无用的一生

用一个时辰,从翻开的书

扫出去,一直扫到海角天涯

它弹回来时,消失于无形

原来我无所持握,只是在低头看花——

清晨的花是诗人

黄昏的花是禅师

20160302


秋风里的刻度


白纸,刚出生的婴儿

总是会让我微微眯眼——

未经世间涂抹的事物

仿佛某种强烈的光线

而墓碑,不管立于衰草还是鲜花中

更像是一本书的封底

仿佛意犹未尽,但是无从阅读

唯一确信的是,一切发生的

都在白纸上同时写下

世间以它的尺度,丈量着他

他也以自己的尺度,丈量着世间

我们的肉体免于无用

万物何曾不朽,只是秋风里的刻度

20160302


过张北镇


一生中,至少须两次过张北

一次你是帝王

马蹄搅乱了白云和黄沙

白云落在坝上,还原成羊群

黄沙落回河北,还原成村落

还要把大风,顺手系在那棵皂角树上

整个青春里,你都听到它的嘶鸣

另一次,你只是一个心碎的人

前面再美的草原也救不了你

你低着头,弯着腰

路也低着头,弯着腰

所有奔赴着的事物,只是强忍着

没有回头

20160309


《沙哑》私人定制版特点

3.jpg

特别设计:开本比正常版略大,书顶为整齐毛边,书口和书根页面错落,书犹如散落的卡片装订而成,有强烈的未完成感和即兴手作味道。

4.jpg

银笔手抄及签名:见私人定制版的扉页,可遵嘱题写上款。

5.jpg

专用闲章:在合适的空白处有李元胜私人印章及诗集《沙哑》私人定制版专用闲章。该章由蜀中杨飞所刻,一只野山老鸟,有时翻着白眼,有时以沙哑之喉歌唱,出自八大山人。(杨飞,亦名非。书法、国画、篆刻、古琴皆有研习。出版《中国书法全集》《中国文学史》《中国山水名画全集》等二十余部著作。歌曲《花转来》获得四川省第二届群星奖。篆刻入选2017中国首届佛像印艺术大展、2018中国佛像印雅集、2019中国台湾蕙风堂艺术大展。)

责编推荐

     《沙哑》是李元胜迄今最满意的一本诗集,完整收录近年诗歌代表作。诗人进入成熟期,自信而放松地不断发现新的诗意。其中《命有繁花》《终生误》《还山》《谈禅之夜》《黄河边》《良宵引》等得到广泛传播,而其他作品或许有着更大的解读空间。

作者:无限事工作室

文章来源: 无限事

相关推荐
主办单位: 词 网 京ICP备18058427号-1 客服电话:010-67902903
投稿邮箱:zhonguoci@126.com 投稿审核时间:9:00-17:00
授权法律顾问单位:北京桂佳律师事务所
北京无戏天下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词网
词网

微信扫码关注

网站建设:蓝杉互动